手机现金网

                                                      来源:手机现金网
                                                      发稿时间:2020-06-03 23:50:50

                                                      “对于乔治·弗洛伊德事件,我们认为这不是一起单一事件。我们看到的是美国整个种族史发展到了那个必然时刻。”当地时间6月2日,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全国性抗议示威仍在继续。白宫外也仍然有抗议示威者聚集。CNN最新消息称,当日白天各大城市的抗议活动“大体和平”,而执法力量严阵以待,等待夜晚宵禁的开始。

                                                      特朗普在国内事宜上的问题不断,似乎影响了他在国际舞台上的表现。他把世卫组织当成出气筒,毫无根据地指责该组织偏向中国,并且没有及时采取适当行动制止中国的病毒传播到其他大洲。出于愤怒,特朗普切断了美国对世卫组织的资金援助。近一个世纪以来,美国在国际危机时刻努力挽救生命。但是特朗普却认为国际合作没有多大用处,而是指望中国需要填补的空白。

                                                      ▲5月30日,民众在美国芝加哥示威抗议警察暴力执法。新华社发(克里斯·迪尔茨 摄)

                                                      “在美国非裔社区,太多的妈妈必须在儿子年少时就教导他们出门在外要谨言慎行,不要惹人怀疑,从而成为愚蠢错误或失误的目标。大城市里的太多黑人慢跑者知道,如果因为头戴运动衫的帽子或是耳机而没听到要求停止跑动的口头警告,那就会有生命危险。”

                                                      尽管特朗普的保守派有效地推迟了任何其他行动支出,但是他们发现总统正在为自己的经济感到苦恼:他以为可以确保自己连任的经济忽然变得混沌不堪。尽管如此,特朗普仍预测经济将呈现“ V型”复苏,虽然大多数经济学家都认为经济复苏的进程将极为缓慢。

                                                      《华盛顿邮报》认为,这两天概括出特朗普是如何在新冠危机爆发后的第五个月中度日:他越来越受到他无法控制的传染病的影响,一会儿表达悲伤或同情,然后情绪转瞬即逝。接着很快就把责任推给别人,被委屈和仇恨激怒。而且,他对健康指导方针不屑一顾。

                                                      美国明尼阿波利斯警察暴力对待乔治·弗洛伊德,由此引发全国抗议活动,而特朗普的反应激起了全球评论和社论。

                                                      “即使特朗普愿意像有些人呼吁的那样,以某种演讲的方式努力拯救国家,很难想象他的言论可以缓解局势,反而可能被抗议者解读为挑衅。”

                                                      5月1日,在不少州开始放宽隔离政策并开始允许商业活动回归正轨时,特朗普却将自己定位为疫情时期的“国家的拉拉队队长”,并在林肯纪念堂接受福克斯(FOX)新闻的采访。

                                                      白宫顾问表示,想要向公众传达指导性意见总是被总统的喧闹、争辩以及时而脱节的表演所掩盖。白宫官员开始认为做的简报并没有意义,就好像“卡车的车轮被卡住了一样”。